你的攝影在哪兒? 記《中國青年報》視覺中心主任趙青交流會

發稿時間:2016-12-11瀏覽次數:1829

記者:汪怡萱

2016年12月10日下午1點30分安徽大學磬苑校區文典閣報告廳,一場主題為“你的攝影在哪兒”的交流會在這裏準時開始,主講人為《中國青年報》視覺中心主任趙青。會中,趙青分享了自己的攝影經驗,講述了自己“選擇按下快門的理由”,並熱心幫助同學們答疑解惑。

趙青在2003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同年考入《中國青年報》攝影部,參加過全國兩會、奧運會、淮河抗洪、汶川地震、雅安地震等重大新聞事件的採編工作。

其中,趙青的組照《北京:電視裏的奧運會》獲得第52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體育特寫類組照一等獎、第二屆索尼全球攝影獎專業獎入圍獎、第17屆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評選金獎等獎項。並且,作為圖片編輯,趙青曾分別獲得中國新聞獎一、二、三等獎,2013年年度全國“十佳圖片編輯”。

(圖為  趙青老師正在分享經驗)

“在我分享之前,我想提一個問題:‘對你們來説,攝影是什麼?’” 在作交流之前,趙青問了很多在座同學,同學們的回答也各不相同:“攝影是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攝影是把發現的美好傳達給別人。”、“用影像記錄歷史,用瞬間記錄永恆。”、“是通過圖片對文字的捕捉。”……

接下來,他為同學們展示了兩組他的攝影作品——《長城不是一堵牆》和《山河故人》,向同學們展現了他對攝影的理解。

《山河故人》是以長征為主題,趙青和兩名同事花了30多天,從江西一路到甘肅、陝北“尋找長征”。他們試圖透過那些當地年輕人的面孔端詳當年紅軍的模樣,通過當年長征般的行走了解今天的中國。

而在《長城不是一堵牆》中,這部從2006年就開始,歷時六年拍攝的作品中的每一張圖片都是黑白色調。其中有一幅圖片,拍攝的是陝西榆林古城的南門甕城內,一位受到大人批評的孩子禁不住獨自哭泣起來的畫面。稚嫩的孩童背後是歷史悠久、飽經滄桑的明代九邊重鎮之一榆林鎮的鎮城,也是在長城防禦體系中具有極其重要的位置的地方。現代與歷史交錯,壓抑的畫面中又讓人沉思。而在這組以長城為主題的圖片中,都將人物和歷史遺蹟相糅合。趙青説:“這組作品中的每一張圖片都有長城或是代表着長城的符號入鏡;每一次看到這些圖片的時候,都會把我帶入當時的場景,讓我想起這些圖片背後的故事。”

所有的攝影都是從按下快門開始的。接下來,趙青用自己的作品,與同學們分享了自己會按下快門的緣由。

被眼前觸動甚至感動時

趙青放的第一張圖片是一個從杭州開往重慶的臨時“農民工列車”上的情景。這趟車程20小時的列車接受臨時改造,成了一輛沒有卧鋪的全硬座民工列車。趙青拍攝這張圖時,是在凌晨的一兩點鐘:三位抱着孩子非常疲憊的民工,兩個歪斜着靠在硬座上打盹,一位似乎是沒有座位,堪堪靠着椅背緊摟着孩子,目光呆滯的看着前方。

趙青覺得這個場景很能觸動人,於是立刻拍了下來。他説:“這張圖片還有更多的社會意義,我們今天所處的時代,幾億農民正在離開自己的故鄉,到城市裏去。而這張帶着孩子離開城市返回相對貧困的鄉村過春節的場景,透露的不僅僅是幾個小人物的個人命運,同時也折射出了當代中國的社會現狀。”

有強烈象徵意味的場景或符號時

影像與文字的不同之處在於,影像中存在的象徵符號是我們可以用來解讀影像的關鍵。

趙青向我們展示了他在巴基斯坦文化和藝術中心拉合爾拍攝的一張圖片。在這張圖片中,帶有強烈象徵意味的符號:藍天、紅牆、綠樹、古堡、國旗,軍警的剪影和身背的荷槍實彈的槍。這些符號明暗相對,彼此衝突,構成了這張充滿衝擊力和意味的圖片。

“視覺符號每個人看到的和關注的都是不一樣的,完全取決於你的經驗和眼光。”這些視覺符號也為照片提供了更好的解讀。

敍事性強、能講故事的場景

“一圖勝千言”,PPT上放映的這張圖片中,描繪的是雅安地震的一個場景:遠景是連綿的山川,中景是殘垣斷壁的房屋,近景是一家人在廢墟上用簡陋的炊具吃飯,他們的家人剛剛去世。“突遇災難,但生活還要繼續。”僅僅一張圖就將大災難中的小人物的悲愴直擊入人們的心中。

趙青告訴大家,拍照需要抓住那些敍述性強的場景。

能強烈表達個人觀點的時候

“這一點,現在特別重要。”過去,攝影記者拍照片,很多是一種見證和記錄的過程;如今,每個人都能拿出手機拍照記錄,很方便的查看信息。所以現在的攝影更重要的是用來表達攝影者自己的觀點和情感。那麼如何用影像來評價現場呢?

2015年8月15日是日本“二戰”投降70週年紀念日,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靈位的靖國神社當天的參拜者眾多,各種極右翼勢力團體在到處散發傳單、收集簽名。因為日本朝日新聞幫慰安婦説話,右翼分子套上了反對朝日新聞的T恤,舉着旗幟。

當時,趙青是以一箇中國人的視角來拍攝這一場面,去看他們是怎麼紀念這場戰爭的。“我們是希望瞭解日本的年輕人是怎麼對待戰爭的,對待歷史的。那麼作為一箇中國人在這樣的場景裏,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為此,趙青舉例可以將照片設定為陰暗系,進行曝光,做成色調壓抑的黑白照片。

“只有表達攝影者自己的情緒,對你來説,攝影才不會是一件無聊的事情。”趙青説。

能提供戲劇化的視覺體驗時

關於這一點,趙青舉了一個2007年淮河抗洪的例子。1991年的淮河也發過大水,當時造成很多人傷亡,但2007年的那場洪水“沒有一個人因洪水直接死亡”。

在安徽鳳陽縣的一個大壩上,他遇到了兩個小女孩,大壩外的水位已經基本與壩頂水平,兩個孩子穿着荷葉做成的綠油油鮮亮的“衣服”,站在洪水邊,安靜的向遠方望去,遠方有茫茫渾濁的洪水,和洪水中幾株冒出細細樹頂的樹木。滑稽又寧靜的戲劇性場景組成了一幅災難照片。雖然這是一張災難照片,但當時政府處理較好,老百姓很平靜,趙青通過這幅圖很好的表達了這一內涵。

另外,趙青還談了有廣受關注的人物或瞬間,即新聞現場有重要的新聞人物出現的時候;有美或富有人情味的場景的時候;具有能產生社交話題的場景的時候等等。“美的照片不僅能讓人看到美的景色,還能讓人看到照片背後所藴含的人文之美。”,趙青如是説。

從前總是説“攝影在遠方”,其實好專題就在你身邊。“攝影如奇遇”,攝影是觀察,觀察世界和社會。同時,攝影也有禁忌,有些照片是不能拍攝或是不需要拍攝的。例如敏感家庭身份的孩子,我們不能去拍攝他們的面容,為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趙青還談到,在拍弱勢羣體、孩子和受傷害的人的時候,一定要蹲下來拍攝,用不同的視角來記錄社會,展現影像的一種人文關懷。

(圖為 參會人員合照)

分享結束後,趙青老師還和同學們對“該怎樣消解拍攝人物時的緊張關係”、“我們該怎麼拍攝一些涉及敏感的宗教政治問題的照片”等問題進行了探討。在他看來,攝影很重要的是要建立雙方平等的,和諧的關係。

責任編輯:陳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