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授瀋陽“接地氣”談互聯網與大數據

發稿時間:2016-11-19瀏覽次數:2123

記者盛川芬 攝影:顏淥璐

11月17日晚上七點半,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瀋陽來到安徽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進行講座。講座題為《互聯網之勢與大數據之美》,由我院副院長劉勇主持,人文樓A座負102觀片室座無虛席。

數據顯示,2015年1月至今,已有近50名“重量級”傳統媒體人離職;近三年內,超過50家傳統紙媒停刊或休刊。這些數據都説明了“傳統媒體生存狀況不容樂觀”。

但互聯網帶來了“死”的同時,也帶來了“生”。傳統媒體日漸勢微的同時,新興媒體公司正在加速崛起。“今日頭條”僅用了四年時間,市場估值就達到了480億人民幣。據統計,近一年內,超過20個自媒體估值將會過億,近50家新興媒體公司估值將超10億。

(圖為 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導瀋陽正在發言)

2013年以前是“微博時代”,2013年到2015年是“微信時代”,瀋陽將2016年總結為“三多時代”。他自嘲説:“這個總結不是很好聽,可能不會被太多人採用。”

那麼“三多”是哪三多呢?他總結為:多平台到達、多渠道網絡(MCN,即Multi-channel Networks)和多介質融合。

多平台到達使得基於多平台資源的網絡溢價激活瀋陽用“追女生”這樣一個通俗的案例做了解釋:“我在讀大學時,要追美女只要把美女身邊的5、6個男生PK掉就行了。但是現在,一旦這個美女會網絡化生存,那你要PK的男生就可能超過一萬人。”

當下,微博是最大的社交公共信息傳播平台。它有三大特點:一是年輕化;二是富媒體化,短視頻量非常大;三是數據化,“它是目前能夠拿到最好數據的平台”。

對於微信這個“超級APP”,瀋陽的“清博”團隊則將其分為了四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點對點通訊“在點對點通訊的熱度沒有下降的情況下,微信不會走向衰敗”。第二個層次是朋友圈,它解構了我們的社會交換結構,瀋陽開玩笑説:“以後要把領導加為好友,加班之後發朋友圈,説自己喜歡加班熱愛工作。如果領導沒注意的話,你還可以艾特他。”

朋友圈還是個虛構的擬態環境,“我們在朋友圈中都生活得很幸福,朋友圈裏的美女也特別多。”第三個層次是微信羣;第四個層次是“號”,“訂閲號是一張移動的報紙,服務號是一個小型的信息服務系統,企業號是企業內部在線辦公系統,應用號是一個輕型的應用。”

對於未來瀋陽做出了自己的判斷“未來,在短視頻社交領域,一定會有一個超級APP。未來最重要的大數據技術,我個人認為,是視頻內容的識別。”

(圖為 新聞傳播學院師生正在認真聽講)

瀋陽總結了中國互聯網生態發展的三大模式,即邊緣化模式、複製移植模式、中國特色模式,而後發現,這與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歷程是相似的。微博的模式最早是從Twitter移植過來的,而現在,微博已經具備了中國特色。

説起未來媒體發展,瀋陽着重強調的無人機的潛力和作用:“未來的無人機會越做越小,並且會讓人類第一次具備非常直接的、實時的、遠程的直播能力。它會到達甚至超越記者的腳步極限,所以未來越來越多的突發事件會採用無人機來進行拍攝。”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就是人工智能機器新聞正在進行智能演化,機器跟人的距離正在無限貼近。”瀋陽打趣道:“手機跟我們的距離一般不會超過一米五,如果超過了,很有可能是因為你的手機掉了。”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時代,下一代將會是物聯網時代,最後則會到達體聯網時代。

在瀋陽眼裏:“大數據是性感的,也是美的。”大數據也是“清博”的一個重要研究方向,團隊已做出了“清博輿情繫統”和“清博指數”。他們還將大數據分為了四層:表一層是通用媒介大數據,即“搜索引擎能夠搜到的”;表二層是垂直行業大數據,是“搜索引擎搜不到,但是我們每天都在用的”;裏一層是企業機構內部私有數據;裏二層是用户畫像大數據。瀋陽強調:“表裏數據關聯是未來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向。”

“互聯網和水很像。水無定勢,互聯網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水往低處流,告訴我們要關注草根,關注互聯網的最大多數;水歸大海,需要我們有主流價值觀。”瀋陽總結道:“未來互聯網有兩個大方向,一個是以大數據為主的智能互聯網,另一個大方向是由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CR(視網膜現實)所構建的MR(混合現實)。”在此基礎上,對於未來的新聞傳播而言,科學和藝術同等重要。

責任編輯:姬貝貝